my’blog

第七章超灵美女(24/87)

超灵学院有四贱。第一贱:傲贱,张帅。传闻此君在入学第一天,就声称天下没有他看得上的女人,天下没有他看得入眼的超能力者。不过,在第一天全校大会之后,张帅声称,此生再无一个女人能入他法眼,不是因为他心高气傲,而是在第一天,他就遇到了一个足以让他无法再移开一眼的女人——超灵学院的校长,水青。第一天发誓,第一天破誓,虽然不是第一个爱上水青的男人,但是傲得让人忍不住想要上前将他一顿狂扁,故称之为傲贱。第二贱:赌贱,晁田。此人出身赌之世家,父亲晁正,以赌起家,拥有全国三分之二的地下赌场,与国内高层交往颇深。晁田之所以被称为赌贱,是因为他继承了他老子晁正的赌性,却没有练好他老子的赌技。他十赌九败,号称赌场最大的凯子。一手骰子十摇九不准,可偏偏又自称无敌骰子魔,在入学第一日和水青连赌十把,连赢十把之后,从此楣运连连,甚至连上厕所也能掉进粪坑。据说,这是由于水青的报复,但晁田却无怨无悔,扬言当日如果不是他怜香惜玉,恐怕早就让水青以身相许。此话传入水青耳中之后,晁田在一年里没有过过一天好日子,具体情况不详……嗜赌成性,赌技不高,故称为赌贱。第三贱:酒贱,莫争。家中三代酒中仙,酒厂甚至愿以千万元换其父一句赞誉。但莫争却是喝酒如吃药,一杯入腹,翻身就倒。有人若是上前搀扶,他则拳脚相加,酒品奇差,却又常以酒仙自居。不过在入学之后,他和水青一场拼酒,三杯倒地,之后又被水青打得鼻青脸肿。据可靠消息透露,这厮在水青扶他的时候,居然趁机要去吃豆腐,所谓酒醉人醒,本性使然,水青自然毫不客气的教训了他一番。是故莫争被人称为酒贱。裴负一边走,一边听着张帅口沫横飞的介绍,忍不住问道:“小帅,看不出你还是超灵学院第一贱,实在是了不起!”“那当然!”张帅马不知脸长,全然不理裴负是夸奖他抑或是讽刺他。“那第四贱呢?”张帅噗嗤笑出声来,他带着裴负在一间房舍门前停下脚步,看了看门上高悬的“闲人勿扰”四个大字的牌子,一努嘴,“喏,就在里面!”裴负看看门牌号,又看看手上自己宿舍的门牌号,毫不犹豫的推开房门。只见屋中杂乱,两张床铺分列房舍两边。一个全身赤裸,尽显结实肌肉的英俊男子,正趴在一具雪白躯体上,做着剧烈的起伏。裴负楞在原地,而那男子则以伏地挺身的姿势撑起身体,扭头看了一眼裴负,淡淡道:“有事情?”“对不起,走错房间!”裴负慌乱的退出房门,随手将房门带上,心中犹自扑通的乱跳。“色贱,无色。孤儿,出身不明。早年听说曾拜在一位出家人门下,法名无色。后来出家人圆寂,他改自己的法名为”不能不色“,入学后经校长劝说,这才重新使用以前的法名。大哥,这厮可是一个真正的修真者!”“啊?”裴负脑子里有点混乱,这算是什么学校?而且,所谓的四大贱,好像都和这个学校的校长水青有关,那水青究竟是什么人物?他糊涂了……两人站在房外,张帅一边介绍超灵学院的情况,一边等着无色结束战争。从张帅口中得知,超灵学院的校长水青,曾留学英国,拥有名校牛津大学的三个学士学位,四个硕士学位,两个博士学位,和一个博士后的头衔。她能说一口带有牛津腔的英语,也能用道地的京片子和人交谈,只是没有人知道她究竟是什么来历,凡是见过她的人,莫不一塌糊涂的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。裴负撇了撇嘴,他可不知道什么学位,也不清楚什么英国名校的来历。根据他的思想,女人应该在家里好好的伺候老公,而不是疯疯癫癫,又是赌博,又是喝酒,实在是有伤风化。不过,这番话他不可能告诉张帅,因为从张帅这家伙所表现的习性来看,估计也是个大嘴巴。他来这里的目的很简单,去图书馆,查有用的资料,如此而已。“说起来,大哥,你没有见过校长,要是你看见,也绝对和我们一样!”张帅自顾自的滔滔不绝道。裴负一皱眉头,有些不爽看了一眼张帅,道:“我可没有你那份闲情雅致。”“说得好!”宿舍门终于打开,无色走出房间,扭头又朝着屋里极为肉麻的喊了一句,“蜜糖,记得帮我打扫一下房间预测推荐,别忘记了!”说完预测推荐,他随手关上房门预测推荐,朝着裴负伸出手笑道:“无色,亚兰德伦堡三年级学生!”“裴负!”两只大手握在一起,裴负立刻感到一股极强的灵能自无色手上涌来。禅门心法!他立刻认出了无色的来历,当下冷哼一声,吞灵大法运转开来,一股强绝的吸力骤然产生,将无色的灵力吞噬得一乾二净。无色的脸色顿时变了。他连忙运转灵能,想要挣开裴负的手,却发现裴负的手心一股吸力传出,和他的手掌紧紧的粘贴在一起,任凭他如何用力,却无法甩开裴负的掌心。“你!”“大哥!”裴负见张帅求情,哼了一声,止住法诀,同时掌心微一发力,将从无色那里吸来的灵力重又撞推回去。无色连退数步,脸色惨白,眼神中流露出惊骇之色,看着裴负,好半天,一拱手,艰涩的道:“佩服!”张帅连忙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两句,无色脸色再变,那本有些惊骇的面容,顿时又露出阿谀的笑意,连忙上前,道:“原来是前辈,小弟有眼无珠,刚才实在是冒犯了。这样吧,大哥你一定要给小弟一个机会赔罪,中午饭我请,张帅,你要是敢和我争,我踢死你!”裴负被无色这种态度上突如其来的变化吓了一跳,想想自己刚才似乎也有些过分,刚要客气两句,就听无色抢先开口道:“前辈,大哥,我叫您大哥,以后您就是我的大哥,小弟请大哥吃饭,天经地义。小帅,你去叫上赌鬼和酒鬼,我们学校餐厅见!”“这个……兄弟,你太客气!”被无色拉扯着走向餐厅的裴负,在路上沉声说道。“这个有什么,当然,要是大哥你觉得不好意思,有时间指点小弟两手,咱们也就什么也不欠了!”裴负停下脚步,看着身边躬身哈腰的无色,好半天,突然笑道:“无色,你真他妈的是个小人!”“谢谢大哥夸奖,谢谢大哥夸奖!”无色依旧一副忝不知耻的阿谀笑容。“不过,我喜欢!”裴负想起来小时候在扬州时,自己也和眼前这无色有过一样的毛病,相比起总是彬彬有礼的张帅,他倒是觉得这个无色更有意思一些。两人笑着走下楼梯,来到了古堡一楼大厅。正对面,一个年龄在三十上下的女人迎上来,挡住了两人的去路。“颜大姐……”无色刚要开口,却见那女人眼睛一瞪,他立刻识趣的闭上了嘴巴。女人打量了一眼裴负,“你就是新来的那个学生?”“我叫裴负!”“跟我来,校长要见你!”“不是吧!”没等裴负开口,无色一声大叫,“这么快就要接见新生,创纪录了呀!”说完,他还趴在裴负的耳边,低声道:“当初我来的时候,第三天才接见我!”“你给我住嘴,小心校长罚你去死亡地狱!”无色身体一颤,嘴边抖动两下,却没有再发出半点声音。裴负奇怪的看了他一眼,然后低声道:“我们可以走了吗?”女人点点头,没有开口,转身离去。“大哥,多保重!”在无色莫名其妙的祝福下,裴负满腹疑惑的跟在那女人身后,穿过长长的甬道,走出了苏格拉底古堡。他这才知道,原来古堡群虽然座落在一片荒漠之中,但并非如他想象的那样,放眼尽是苍茫的黄色。在古堡和古堡连接之间,有着繁茂的丛林和盛开的奇花异草。眼前不断飞过各种几近绝种的飞禽,快乐的围绕着裴负,鸣叫不停。这里的飞禽似乎都飞不高,裴负几乎伸手就可以触摸到。而且飞禽似乎对人类也不惧怕,它们在广阔的空间里,自由的飞翔着。“这些鸟其实都已经绝种了,不过校长利用基因克隆的方法,让它们重新出现在人间。整个校区里有制氧仪器,可以制造纯净的氧气,供它们在此生活。只是,如果走出校区,它们将无法适应外界恶劣的气候环境。”女人低声的向裴负介绍道。只是裴负对于从她口中不断涌出的字眼完全不懂,只能傻傻的看着女人在他面前比手画脚,大脑中却是一片空白。虽然只是经过了短短的百年时光,但是裴负却发现,他的思想已经完全和这个世界脱节了。两人在古堡和古堡相连的天桥上走过,亚兰德伦古堡,赫然出现在裴负的面前。相较起其他两座古堡,亚兰德伦古堡高耸在超灵学院上空,如同展出两翼的雄鹰,将其他两座古堡护在它的翼下。钟塔、小尖塔、飞券、瘦高的尖矢形窗子和无数壁柱,在古堡周身布满垂直线,形成了整个古堡恍若向上升腾的动态感。这动态集中到古堡的钟塔,其他的都簇拥着它,仿佛在为它蓄势一般。裴负看着钟塔,呆呆的半晌不语。“你也注意到了?”女人微笑着介绍道:“这个可是校长苦心所营造出来的一种气势,钟塔是整个超灵学院的中轴线,它拥有……”“沟通天地!”裴负打断了女人的介绍,喃喃自语。女人沉默了,用一种非常奇怪的目光看着裴负,脸上呈现出古怪的神色。“我们进去吧!”裴负突然道。两人都没有再说话, 湖北十一选五静静的走进了宏伟的亚兰德伦古堡的大门。亚兰德伦古堡和其他两座古堡不同。外部的细节很多, 湖北11选5投注技巧但是内部却显得十分简单, 湖北11选5走势图裸露出一种逻辑清晰的结构, 湖北11选5彩票网让人感到没有任何装饰的必要。古堡内看上去,更像是一个教堂,四面是彩色的玻璃窗。阳光透过大面积万紫千红的窗子,把古堡内映衬得五彩缤纷,光辉夺目。走进古堡,裴负感受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心灵静寂。古堡分为三层,一层空旷的大厅四周,是一间间整洁的房间。房间的大门紧闭,不时从里面传出古怪声息。“这里是亚兰德伦古堡的研究中心!”女人压低了声音,低声向裴负解释道:“在这里,学生们将他们的超能力和现代科技紧密结合,创造出各种奇异的道具。除非是亚兰德伦古堡的研究生和学院的教师,普通人休想来到这里。“我们快一点吧,校长一定等得不耐烦了!”说着,她加快了脚步,沿着螺旋型的楼梯扶摇而上,走上了古堡的顶层。“二层是图书馆,是目前整个世界中最详尽的资料库。里面的藏书大都是将要绝版或已经绝版的资料,校长为了这个图书馆,耗费了无数的金钱和精力。这里的电子网络通讯设备,比美国五角大楼里最先进的主电脑还要先进。”裴负依旧是一脸的痴呆样,一如先前一样,女人所介绍的事情让他更加感到迷惑。走在古堡的顶层长廊,裴负的视线豁然开朗起来。在这里,他可以透视整个学院的古堡群,并且眺望古堡后方一望无际的苍茫大漠。他开始有些佩服这个水青了!两人在顶层中央的一个房间门外,停下了脚步。房间的大门,依照着中世纪法国宫廷的规格设计而成,看上去颇有气势。“请进去吧,校长等着你呢!”女人向裴负轻轻一点头,转身离去。裴负站在大门外,心里突然有种颇为激动的感觉。虽然门扉紧闭,但自门缝中透出一股奇异的气息,让他不得不感到有些紧张。他伸手敲了敲门。“进来吧!”屋中传来一个妩媚的声音。裴负深吸一口气,稳定了一下情绪,探手将房门推开。房间很宽敞,宽敞得让裴负感到有些空旷。近三百平方的房间内,地面铺着猩红的纯羊毛地毯,踏上去令人感到软绵绵的,有种腾云驾雾般的感觉。房间正中摆放着一张巨大的办公桌,桌上只有一台电脑,除此之外,空无一物。办公桌后,一张看上去颇为柔软舒适的靠椅背对着他,只能看到靠椅扶手上的胳膊,却看不到胳膊的主人。从那裸露在外的细腻肌肤看去,主人的年龄应该并不大,并且空气中浮幽的香味让裴负感觉到一种活力。一种洋溢着青春的气息,在这个房间中蔓延。“裴负,蜀山剑派弟子?嘿嘿,希言那老东西连瞎话都不知道怎么说!”随着那充满诱惑的妩媚声音响起,靠椅旋转,出现在裴负面前的,赫然是一个足以让裴负感到窒息的绝色美人。她的年龄看上去并不大,至少从表面上看去,她和裴负相差不了太多。一件鹅黄色的宽松休闲上装,挺直优雅的玉颈上,戴着一条莹白的珍珠项链,珠圆玉润,晶莹的光泽隐约映在她胸前吹弹可破、娇嫩无比的雪肌玉肤。一头乌黑的秀发,自然写意的披散在肩头,一双看上去透出成熟风韵的眼眸,却配着她那娇憨天真的绝美面庞,散发着奇异的风韵。裴负楞住了!在他的印象中,能够和眼前女人相比的,也许只有当年在仙狱中遇到的通天教主。只是比之通天教主,眼前的女人,又多了一份真实感,一份让他有些心惊肉跳、面红耳赤的真实感。“你叫裴负?”美人轻启樱唇,发出好听的声音。裴负全无意识的点点头,突然紧走几步,来到办公桌前,看着那美人坚决道:“我要妳!”“啊!”“我要妳做我的女人!”裴负的语气显得很坚决,透着无可抗御的力量。美人坐在靠椅中,美丽得可以让人神魂颠倒的眼眸中,闪烁出奇异的光采。好半天,她突然轻启贝齿,发出好听的笑声,“二百三十年里,你知道你是第几个对我说这样话语的男人吗?”“四百年里,你是第一个让我说出这样话语的女人!”“啊?”女人楞住了,美丽的眼睛闪烁着动人的神采,她笑了,“我不是开玩笑!”“你看我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吗?”女人被裴负那咄咄逼人的目光看得有些心慌意乱,白晰动人的面颊,不经意的飞起了一抹红霞。“你叫裴负!”“是的。你要记住这个名字,因为从今天开始,这个名字将会伴随你一直到你生命结束!”“我没有听说过你!”“现在你不是知道了?”“我是说,如果你说的是真的,我应该知道你的名字!”“你现在不是已经知道了?”“你……”女人被裴负那颇有压迫力的语言,逼得有些不知所措。她心中感到震惊。希言在介绍信里告诉她,裴负是他蜀山的弟子,要来超灵学院查找一些资料。本来,她倒是没有放在心上,可是当她看到彼得送来的成绩报告之后,心中多少有些好奇。并且,彼得告诉她说,这个裴负,很可能就是蜀山剑派前些日子发出蜀山道符,召集修真界来对付的人物,这样的一个人物,她怎能不感到好奇?从裴负进屋的那一刻起,她就开始使用迷心之术。从一方面来说,她成功了,她的确是让裴负着迷了,但是这种着迷,和她以前遇到的情况完全不同。因为裴负发出来的气息和气势,让她更加着迷。美人努力让自己有些慌乱的心情平复下来。她站起身来,向裴负伸出手,“我叫水青,超灵学院的校长,西疆天山练气士,剑池门下第三十四代掌门。”剑池是什么门派,裴负没有听说过,预测推荐天山练气士又是什么来历,他也不知道。望着水青那柔软无骨,纤美修长的手掌,他伸出手,将那小手紧握在手心,沉声道:“神州道派第四十七代道宗,裴负!”“你是神州道派的道宗?”水青用一种无法相信的口吻惊呼道。裴负点点头,再次用一种欣赏的眼神,打量着眼前这位二百余岁的美人。她穿着一件质地仿佛丝绸一般的紧身短裙,将她柔软曼妙、盈盈一握的纤细小蛮腰,和微隆浑圆的娇翘美臀衬托得曲线浮凸。那紧身裙不长,刚好遮住了她的大腿,只露出粉圆晶莹的膝盖和线条优美的小腿。“你看什么!”水青意识到裴负目光中的不良,羞怒道。裴负笑了,“当然是看应该看的地方!”“你是神州道派的道宗?神州道派自鬼雷子之后销声匿迹,只有玄宗张家苦苦支撑,你又是从哪个石头缝里蹦出来的?”水青被裴负那如同刀锋一般的目光注视得心头小鹿扑通乱跳,她羞怒的对裴负吼道,语气中虽然有些不太客气,但是却又透出一种甜美之意。“我不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,我是人,不是猴子!”“废话,我当然知道你是人!”水青说完,立刻发现自己已经完全跟着裴负的话语走,以前她和人交谈,总是牵着别人的鼻子,可是现在,她却完全无法把握住自己的情绪。迷心大法似乎没有控制裴负,反倒是自己被裴负所控制。天山剑池,也是一个历史颇为悠久的门派,其门下最杰出的弟子,莫过于唐末独领风骚的一代诗仙,太白。迷心大法讲求的是以己身静,来刺激对手的心动,这种法术首先要求的便是施法者保持一颗冷静的心。水青出身清廷皇室,幼年时跟随天山剑池宗主修真练法,曾服食过一颗在天山孤岭长出的千年雪莲,使得面貌一如天真少女。数十年修炼,当她接掌起剑池一宗之后,离开了天山,却正逢慈禧当权。她做为皇室的养生顾问,经历了八国联军的入侵,经历了无数次屈辱的和谈,最终心灰意懒,离开皇室,前往英伦进修。她是一个修真者,无奈碍于修真者不能涉足尘世纠纷的原则,只能在一旁观望。冰冷的刀剑,敌不过洋枪大炮,她希望能够用西方的科学,来让天朝再次腾飞。英伦进修数十年,当她掌握了一切她认为有助于清廷崛起的方法时,却听到了溥仪宣布清廷灭亡,满洲二百年江山在一夕间化作了东逝之水。水青再一次失望了!她没有回国,而是留恋在欧洲,希望用时间来消磨她心中的悲伤。但没想到,九一八事变让她不得不再次将注意力放在了遥远的中华故土。虽然清廷灭亡了,但水青并没有忘记做为一个华夏子孙应尽的责任,她带着跟随了她几十年的老朋友,彼得,一起回到了故土。八年抗战,日本战败,紧跟着四年的内战,总算是迎来了新中国的诞生。在最初的年月,水青倾注了一腔热情,建立了九司一处这个神秘的超能力者部门,为新中国立下了赫赫功勋。但是随着发展,水青却渐渐的失去了热情。贪污、腐败,严重的官僚主义;无休止的战争,无休止的环境破坏,无休止的掠夺大自然的恩赐……人性的扭曲,思想的贫瘠,这一切的一切,令水青再次感到了心冷。在发现了西疆这块陨石群之后,她正式退出了政治舞台,来到这遥远的西疆,进行一种近乎苦行僧的生活。她很少和外界的修真门派联系,因为在她看来,修真的最大目的,是为了探求生命的奥义,而现代人,已经不再需要知道,生存的目的,究竟是为了什么。她的心已冷,她的迷心大法在过去的五十年中,即使是希言也不敢撄其锋芒,但是她没想到,在今天,她引以为傲的迷心大法,竟然被人所破。看着水青有些羞怒的表情,裴负不知道为何,心里更有一种想要去怜爱的想法,在瞬息之间,他已经做出了决定,一定要把眼前的这个女人掌握在他的手中。黑暗能量,赋予了裴负与众不同的力量,同时也赋予了他超乎常人的占有欲望。在裴负逼人的目光注视下,水青终于承认了失败。她颓然坐下,示意裴负也坐下,轻声道:“好了,我不管你是什么来历,你来的目的,希言已经告诉我了,二楼的图书馆任凭你使用,至于其他的课程,你有兴趣就上,没有兴趣就不去。另外,我听说你教训了杰森兄弟是吗?”“谁是杰森?”“不要和我装糊涂,彼得说你用一种心灵密术对小杰森进行了攻击。我知道你的修为深厚,也知道你什么都不怕,但我要提醒你,杰森兄弟的父亲,是这个超灵学院的副院长,很多时候,我也不得不让他们父亲三分。”“那又怎样?”裴负疑惑的看着水青问道。“怎样?你打了狗,狗的主人总要出来叫唤两声吧。虽然在私下里我对你这种行为赞赏,但是如果你想要在这里留下,最好还是不要和他们冲突。你现在的身分是个学生,古副院长随时可以将你开除。”说到这里,水青也不知道为什么,心里突然有种很奇怪的感觉。究竟这感觉是怎样的,她说不清楚,只是让她更加感到心烦意乱。“哦?我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,你不希望我被开除,或者说,你不希望我离开这里?如果是这样,我可以忍耐一下。”水青的脸腾的一下子红了。她呼的一下子站起来,“鬼才希望你留下来,我希望你最好出门就一头撞死,现在,getout!”“什么意思?”“给我滚出去!”裴负慢条斯理的站起来,笑嘻嘻的看了水青一眼,转身向门外走去。当他走到门边,拉开了房门,却突然停下脚步,“是不是因为我猜到了你的心思,所以才恼羞成怒?”“滚!”砰!没等水青话音落下,裴负已经消失不见,大门紧闭,紧跟着一台电脑显示屏幕狠狠的砸在门上,发出了沉闷的声响。水青气得胸口起伏,好半天才冷静下来。我这是怎么了?怎么会如此冲动?难道我……她的脸一下子红得如同天边的晚霞,坐在靠椅上,她喃喃自语道:“裴负,好奇怪的男人!”在一干教职员惊奇的目光下,裴负朝楼下走去。也许他并不知道,在超灵学院建校近五十年的历史中,那位坐在校长室中的水青,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子情绪失控。就算是在一楼实验的学生们,也听到了水青那最后的咆哮声。于是,裴负一路上在众人惊奇的目光注视下,走出了亚兰德伦古堡。他抬起头,看着天边降落的夕阳,突然笑了起来。我终于找到生活的目标了!想到这里,裴负扭头朝着古堡顶层的一个窗子看去,隐隐约约,他看到一个曼妙的倩影,正躲在厚厚的窗纱下,向他悄悄窥探。目光相触,倩影立刻消失不见,裴负不由得嘿嘿笑了起来。“就是这小子!”突然,一个让裴负觉得万分讨厌的声音,在他耳边响起。对于破坏他美好心情的人,他自然也不会感到愉快,扭头看去,只见先前在会客厅中见到的那名青年,带着四五个人横在了天桥的尽头。“***的,一定是你刚才偷袭我,你也不打听一下,这学校里谁说了算!”“你说什么?”“你少给我装傻,你他妈的厉害,我告诉你,我这几个兄弟,可都是不好惹的人物,今天少爷要是不打得你连你妈都认不出来,我就不姓古!”说着,青年一挥手,那跟在他身后的四个人立刻向裴负逼来。四人看上去走得并不快,但是裴负却已经感觉到一股极强的灵力朝他逼来。修真者!裴负心中一惊,但旋即眼中闪过一抹冷厉的寒芒。他悄然运转灵力,背在身后的左手指尖,四道剑气蓄势待发。“你们最好停手,否则受到了伤害,可不要怪我!”裴负大声道,声音直冲古堡顶层。那间办公室厚厚的窗帘被拉开了。四名修真者被裴负无形中流露出的杀气镇住,四人相视一眼,扭头向身后的青年看去。“靠,怕他个鸟,打死了他,我来负责!”“裴负,不用客气,我倒想看看,这学院里究竟谁说话算数?哼,你不是说要追求我吗?现在就当作是对你的第一个考验,让我看看你的本事!”水青不知何时打开了窗户,看着裴负,笑盈盈的说道。一片惊呼声传来,紧邻着亚兰德伦古堡的两座古堡上的窗子,同时间被打开了。一张张年轻的面孔,带着无比的惊异神情,朝天桥上看去。虽然有无数人曾经叫嚣过要追求他们的校长,但是水青还是第一次如此光明正大的做出了回复。那青年看到水青,眼中立刻流露出迷茫神色。而赶到天桥一端的彼得,在闻听水青的声音后,立刻止住了脚步。他追求水青近百年,从欧洲追到了中国,却从来没有得到过水青这种回应。他用一种羡慕的目光注视着裴负,心中隐隐有种冲动。“大哥,我们支持你,干掉他们!”天桥的另一端,张帅和无色两人,带着两个年纪和他们相仿的青年,用激动的口吻大声喊道。这一下子,裴负退不得了,而对面的四人,也退不得了。“一招,你们能挡住我一招,就算是我败,而且我从此退出超灵学院!”裴负迅速探查到对手的修为,用自信的口气笑道。顶楼上,水青娇媚的面容露出妩媚的笑容。四周却响起了一片惊呼……“欺人太甚!”四人同时发出一声怒吼,飞身扑向裴负。风、火、雷、土,四种奇异的力量巨猛的朝着裴负涌来。由超能力者晋级的修真者。裴负立刻明白了四人的能力,在一片惊呼声中,他闲庭散步一般的在四人中间穿插,任凭对方尽施法术,却全然不在意的鬼魅行走。在扬州的时候,裴负曾经见过男女之间的争风吃醋。往往那种用极为潇洒手段战胜对手的一方,都能得到他们心仪的对象。四名超能力修真者虽然很强大,甚至已经进入了通玄的境界,但在裴负的面前,他们所做出的任何攻击,都显得是那样的幼稚。水青站在窗前,嘴角逸出一抹动人的笑容。“好无聊呀!”裴负突然一声长叹,身形骤然脱出四人的包围圈,悬浮在半空之中,也不见他掐诀,只见他单手在空中虚空画圆,“道法天地,万剑穿心!”“裴负住手!”听到那口诀,水青脸色顿时大变。但没等她有所反应,却见裴负那虚空画出的圆形,突然发出嗤嗤声响,一道道如同凝实飞剑的剑气自圆形中央雨状飞射。四声惨叫接连响起。剑气带着凌厉无俦的威力,无声穿透了四具躯体,四人甚至连躲闪的余地都没有,被巨猛的剑气掀起,朝着天桥下飞落。彼得身形骤然腾起,飞身闪掠,将四人接住。只见先前还活蹦乱跳的四人,此刻竟然面色苍白,气息全无,身体上不见半点伤痕,但嘴角却流出一条蜿蜒血痕。“经脉全断,灵力全废,校长,他们……”彼得在简单的看过四人的伤势之后,抬头对窗口处的水青道。在一片惊恐的呼喝声中,水青飞掠下来,面无表情的看了四人一眼,低声道:“送去医务室,保住他们性命后送出学院!”“是!”水青抬起头,看着天桥上的裴负,突然怒声道:“你知不知道你的修为,你居然用那种威力强大的道法,对付四个刚入门的孩子?你知不知道怎么做人家的长辈?”“不是你让我出手的吗?”裴负一脸莫名其妙。“我,我让你出手,可不是让你废了他们!”“你知道我的修为,出手没要了他们的性命,算是他们命大!”“你……”水青词穷,她看着裴负,突然狠狠的一跺脚,大声道:“我不管了,随便你胡闹好了!”“喂,第一个考试过关了没有?”“过你个大头鬼!”水青说完,身形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。“大哥,你没事吧!”张帅四人走到了裴负身边,关心的看着有些失魂落魄的裴负,低声安慰道:“大哥,你应该觉得很开心了,你可是校长第一次认可的追求者。”“追求你个大头鬼!”裴负怒声吼道,他扭头朝着天桥一端那个一脸青白之色的青年看去,咬牙切齿道:“都是你,都是你惹的麻烦!”虽然有张帅四人拼命阻拦,但是却无法挡住裴负向那青年冲去。“你,你敢动我,我是副校长的儿子,你动我一根指头,我让你……”“你住嘴吧!”张帅死命的拉住有些激动的裴负,对那青年吼道。“youarerealvip!”跟着张帅的两名青年中的一人,大声骂道:“你他妈的还不滚,没听校长说随他胡闹,你再不走,他真的要杀了你!”“晁田,你敢骂我!”“小杰,给我住嘴!”杰森突然出现在青年的身边,抖手就是一记耳光,打得青年有些头晕。“多谢几位,回头我再代我老弟向裴先生道歉,告辞!”杰森说完,拉着青年,二话也不说就没入了笛卡儿古堡。“裴大哥,算了吧,我们还是想办法,看看能不能挽回校长对你的印象!”张帅在裴负的耳边小声道。“你是说还有希望?”生平第一次恋爱的裴负,立刻停止了一切举动,他一把抓住张帅的衣领,恶狠狠的问道:“你是说还有希望?”“应该是吧!”“那就是没有希望了。妈的,我要杀了那小子!”一看裴负又要动怒,无色连忙道:“大哥,别急,你杀了小杰森也没有用处。这样吧,我们一起想办法,一定帮你把到校长,好不好?”“你们说的哦,要是办不妥,那四个人可是你们的榜样!”张帅此时恨不得给无色一记耳光,自己跳进去也就算了,干嘛要把大家都拖进去?他可是知道裴负的脾气,那是说得出,就做得到的!但话一出口,事实已成。四个人只能哭丧着脸点头答应。好说歹说之下,裴负总算从第一次失恋的打击中恢复过来。张帅出血,在学校的食堂中买了一大堆的酒菜,然后簇拥着将裴负骗回了宿舍。超灵学院的饭菜还算是不错,让裴负的感觉多少好了一点。而两杯酒下肚之后,他才想起来还不知道另外两人的名字。他放下酒杯,看着坐在他对面,如同小学生一般战战兢兢的青年,笑问道:“未请教两位……”“晁田!”“莫争!”“四大贱?”噗的一声,张帅一口酒喷出,溅了坐在他对面的无色一身。他没有想到,裴负竟然用这么直接的方式,来称呼那个其实只在学院私下流传的外号,在其他三人恶狠狠的目光下,他连忙低下头,闷头和眼前的一盘干豆角奋斗起来。“大哥,你不要听学校那些莫须有的流传,其实都是他们妒忌我们,我们其实……”“不是听别人说,我是听小帅说的,他说他是第一贱!”“张帅!”四人齐声怒吼。张帅也不答应,只是闷头吃饭。“对了,晁田兄,还没有请教,你刚才说的那一句什么……”裴负想了半晌也没有想起来那句话,他挠着头,苦恼得不知该如何说下去。“youarerealvip?”张帅问道。“对,对,就是这句话,这是什么门派的法咒?”裴负一本正经的问道。

原标题:微软炒起冷饭,作品玩法与内容毫无创新,为何被称作良心作品

,,宁夏11选5投注

 


posted @ 20-06-03 09:11  作者:admin  阅读量:

Powered by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