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y’blog

第四章大荒密闻(21/87)

镇邪塔中,放眼处尽是一片令人颇感心悸的黑暗。裴负运转灵力,天眼看出,却见四周影影幢幢,晃动着一些说不清、道不明的奇异生物。那些生物倒也不是很凶恶,而是远远的避开裴负,空出一大块地方,令裴负觉得空旷。“哥哥,这是什么地方?”一直躲在裴负怀中的阿魅,突然探出小脑袋问道。裴负摇摇头,将他在蜀山上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,而后苦笑道:“阿魅,天晓得这是什么地方,你看这些东西,好像不是人间的生物。”阿魅跳出裴负怀中,向四下张望一眼,“咦?”“怎么?”“哥哥,这些可都是大荒时期的生物呀!”“大荒时期?”裴负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名词,不由有些奇怪。“我也是听暗灵陛下提起过,具体的不是很清楚。他只是说在很久以前,天地本是一体,没有什么昆仑仙境,没有什么人间世界,自然,也没有我们的黑暗世界。“这三者本来是相互连接在一起的,那是大荒生物和人类、仙人,以及我们都生活在一起。人类依靠大荒生物,可以借助大荒生物的力量和仙人、我们抗衡……”“啊,有这种事情?”裴负吃惊的张大嘴巴,看着眼前游弋不停的奇异生物,怎么也无法将这些生物和人类联系在一起。“那后来呢?”“后来?暗灵陛下说,人类突然对大荒生物杀戮,并且引发出许多战争。大荒生物就这样消失了,到了后来,基本上就在人类世界绝迹了!”裴负想起了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,“阿魅,你怎么能够确定?”“嘻嘻,哥哥,你忘记我是黑暗九品魔兽了吗?我们的祖先,也曾经和大荒生物发生过无数次的战斗,死在大荒生物手中的魔兽何止千万?在我的记忆中,永远都会牢记住它们的气息,即使相隔千年万年,也不会遗忘!”裴负没有再问下去,虽然依旧不知道自己到底处身在什么地方,但有一点他已经明白,这里绝对是个凶险的地方!突然间,一条通体碧绿、蛇一般模样的大荒生物,朝着裴负游弋而来。不知为何,这蛇儿不似其他的生物,远远的躲开裴负,而是来到他的脚下,用小巧但看上去颇为可爱的蛇头,轻轻摩挲裴负的裤脚。“吼!”阿魅发出一声奇异巨吼,闪电般跃下裴负的肩头,全身蓝色毛发乍起,那双水雾缭绕的眼眸,竟然暴射出骇人的杀机。随着阿魅这一声巨吼,绿蛇蓦地一下从裴负的脚边退去,蛇目中跟着也透着奇异的光芒,蛇身盘成蛇阵,对着阿魅,张口就是一口绿色雾箭。与此同时,四周的大荒生物也不再平静,它们骚动着,以各种奇异的形态,朝着裴负和阿魅聚拢而来。“阿魅,你做什么?”裴负横身拦在绿蛇和阿魅的中间,手上翻天印发出奇异的光芒,硬生生挡住了绿蛇喷出的雾箭。啵!一声轻响,雾箭散开,发出一股如同檀香一般的味道,令裴负禁不住感到一阵头晕。以裴负的修为,世间已经少有什么毒雾能够伤害到他。可是这绿蛇的毒雾显然超出了裴负的想象,他连忙运转周身灵力,却发现体内灵力的运转,变得好生滞涩。“嘶,嘶,嘶——”绿蛇见裴负出现,连忙止住了攻击,同时发出一直诡异的声响,四周骚动的大荒生物,在绿蛇发出的声响中,立刻静寂下来。“阿魅,你这是做什么?”裴负好不容易将毒雾驱出体内,看着阿魅苦笑问道。“哥哥,你知道我在黑暗世界的名字叫做什么?”裴负一楞,这个他倒是真的不太清楚,当下疑惑的摇摇头。“黑暗世界中,我的家族名为翼虎,本是黑暗魔兽中最强大的家族。而它,在大荒生物中名为魃龙,也是统领大荒生物的王!”“啊!”裴负看看绿蛇,虽然天性里对蛇没有好感,但是不可否认,这绿蛇的确是可爱非常。他怎么也无法将眼前这条看上去小巧的绿蛇,和统领大荒生物的王联系在一起,一时间竟有种脑袋昏沉沉的感觉。“翼虎和魃龙,是誓不两立的天敌,在大荒时期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,我们曾经作战无数次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,我的祖先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,曾经有不少死在它的手中。“哥哥,你别看它现在的样子,那是它还没有成长起来,如果它完全成熟,力量惊人的可怕。”裴负耳听阿魅的解释,眼看着那可爱的小蛇。绿蛇的蛇目中流露出一种让他感到心碎的委屈之色,他心中不由得一动,上前一步来到绿蛇身前,蹲下身子将手平放在地面。“哥哥,小心!”魃龙在阿魅的喊声中,颇为乖巧的游上了裴负的掌心,高昂着蛇头,似乎是挑战似的看了一眼阿魅。“哥哥!”阿魅委屈的叫道。两个世界中的顶级生物,此刻竟像孩子似的斗起气来,裴负笑着又将阿魅抱在怀里,轻声道:“阿魅,你能和它交流吗?”“当然可以!”“那问问它,这里是什么地方?”阿魅虽然有些不太情愿,但裴负的面子还是要给的。她冲着绿蛇一龇牙,发出一连串奇异的声响。嘶——嘶嘶——绿蛇倒是显得十分温和,蛇头轻点,蛇目看着裴负,显得十分欢喜。裴负这才注意到,魃龙眼中生有五只瞳孔,转动着,闪烁出五种奇异的光采。“哥哥,它说这里是镇邪塔,当年昆仑仙境的仙人,挑动你们和它们之间的矛盾,从朋友变成了敌人。后来有个叫什么靖的人,用镇邪塔将它们收在这里,企图用镇邪塔中的玄灵之火将它们除去。它们的祖先用密法撑起了一个时空结界,一代一代,到它已经是一百二十代了。”“阿魅,问它我们应该怎样才能出去?”裴负急急问道,阿魅又朝着魃龙吼了两声,只见魃龙眼中流露出一种惊骇之色,嘶吟不停。“它说,出了这个结界,就是玄灵火狱,那里的玄灵之火,连它们也无法抵挡。除非……”“除非怎样?”“在玄灵火狱上层,有一粒玄灵珠,那也是镇邪塔的机关所在,拿到了玄灵珠,也就等于将镇邪塔掌握手中,自然就可以出去!”“那我们还等什么?”裴负一听,急忙说道。嘶嘶——嘶——“哥哥,它说它的父母,它的祖父,都曾想通过玄灵火狱,可是没有一个能回来。当年魃龙一族十分兴旺,到了现在,只剩下它一个,玄灵火狱闯不得!”“闯不得也要闯,难不成困死在这里?”裴负说着,看了一眼盘在手上的魃龙,柔声道:“魃龙,我知道你担心我出事,但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,如果不出去的话,将会有很大的麻烦。这样,我和阿魅去闯过玄灵火狱,你在这里等着,等我拿到了玄灵珠,再想办法将你们放出来,好吗?”嘶嘶嘶——魃龙蛇首摇动,突然间,它身体放开了盘起的蛇阵,游到了裴负的手腕上,身体绕着裴负的手腕一卷,如同一只碧绿的手环一般缠在裴负的手上。“咦?”“哥哥,它说要和你一起闯玄灵火狱!”阿魅此时露出赞赏之意,语气顿时也缓和了不少。“它不是挡不住玄灵火狱吗?”“嘻嘻,哥哥,你知道大荒生物最厉害的是什么本事?”裴负疑惑的摇了摇头,他低头朝着魃龙看去,却见魃龙蛇身突然发出碧绿的光芒,随着那光芒的闪动,他的手臂瞬间被一层如同鳞甲一般的事物笼罩起来。紧跟着光芒敛起,鳞甲消失,在魃龙先前盘踞的手腕处,赫然多出了一个紧贴在他皮肤上的护腕。护腕看上去晶莹碧玉,上面覆着蛇鳞一般的纹路,而在护腕的接口处,一个凸起的蛇头跃然其上,自蛇口中吐出一寸晶莹剔透,闪烁寒芒的蛇信短刃。“这,这是什么?”“大荒生物的异能之一,附身!”“啊!”裴负张大了嘴巴,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“嘻嘻,哥哥,恭喜你了!”裴负从震惊中清醒过来,“恭喜什么?”“魃龙是大荒生物的王,有了它的认可,你将可以控制着天下间所有的大荒生物。只是,我们现在该怎么办?”裴负皱皱眉头, 湖北11心里却没有半点喜悦之情。大荒生物究竟是怎么回事, 江西11选5他还不能说完全了解, 江西十一选五只是凭着魃龙的一番话, 江西11选5投注技巧他很难相信。毕竟,人类曾经背叛过大荒生物,天晓得大荒生物如果离开镇邪塔,会不会对人类展开疯狂的报复?就在他还犹豫之间,平静的大荒生物突然骚动起来。它们成群结队,立于远处一个巨大的石碑前,如同军队一般,显得威武雄壮。它们的队列很奇特,一些看上去年长、成熟的生物列在最前面,而那些弱小、尚未成年的生物则站在最后。它们相互间不断发出奇异的声响,虽然裴负听不懂它们的语言,但却犹自感受到声音中传来的悲怆之意。“阿魅,它们要做什么?”“打开结界,打开通往玄灵火狱的道路!”阿魅的语气中,也流露出了一种凄然,让裴负心中立刻有种不祥的感觉。但没等他出声,那一队队、一列列的大荒生物,突然发狂似的向石碑冲去。砰!砰!砰!一声声沉闷的声响不绝于耳,一股股红色的鲜血迸现在石碑之上。石碑散发出绮丽光芒,如同一轮艳阳,将整个漆黑的空间照得雪亮。“阿魅!”裴负惊叫道。“哥哥,打开结界,必须要成年的魃龙才能做到,否则,便只有用大荒生物的血来开启。那块石碑,是大荒生物祖先用生命能量凝聚而成的聚灵碑,它们想要依靠大荒生物的生命能量,开启前往玄灵火狱的道路!”“阻止它们!”裴负说着,就要上前。但瞬息间,无数大荒生物挡住了他的去路,口中发出凄厉的呼号。裴负手忙脚乱,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“阿魅,它们在说什么?”“哥哥,它们已经厌倦了这里的黑暗,哪怕是生活在玄灵火狱之中,它们也心甘情愿。魃龙成长,至少还要千年,它们已经等得不耐烦了!”“啊!”裴负目瞪口呆。就是这瞬息的工夫,成千上百的大荒生物已经前仆后继的朝着石碑撞去。石碑上的光芒越发刺眼,散发出巨猛的能量。到了最后,那些赴死的大荒生物,根本无法接触到石碑,只见光芒一闪,那巨大的身体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……裴负心中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悲怆之意,他有心上前阻拦,但无奈何却被大荒生物团团围住,一步也动弹不得。轰!也不知道有多少大荒生物被那刺眼夺目的光芒吞没,石碑在一声巨响中,炸得四分五裂,一股奇异的能量扑面而来,原本列队整齐的大荒生物,发出凄厉的吼叫,惊慌的四处逃窜。一波寒水,石碑下竟是一波寒水。那水域方圆约有五丈大小,水面上全是一块块晶莹透明的水芯片漂浮。那些水芯片每块长约一米,紧紧的嵌接在一起,将整个寒水覆盖起来。“阿魅,这是……”“结界之门!”阿魅的声音显得有些空洞,她伏在裴负的肩膀上,轻声回答。“那我们现在……”围住裴负的大荒生物,被水域中发出的强绝能量刺激,惊慌失措的躲在阴暗的角落中,再也不现身出来。“哥哥,我们现在就去取下那玄灵珠,将大荒生物从镇邪塔中救出吧!”裴负点点头,闪身来到水域前,看看水面上漂浮的水芯片,又看看躲在阴暗处的大荒生物,纵身跃上水芯片。一道奇丽光芒闪烁,裴负和阿魅眨眼间从水芯片上消失得无影无踪,水域上水芯片也随之消失不见,只有那潭水散发出一股股奇异的能量,引得阴暗处的大荒生物发出悲凉吼叫,在漆黑的虚空中回荡不止。裴负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。如果用一片漆黑来形容大荒生物的世界,那么所谓的玄灵火狱,却是一片令人心悸的惨白,白得无边无际,白得没有半点生气。微弱的灵力如同浮云一般飘散在空中。这才是镇邪塔中的世界,放眼看去,没有边际,没有尽头……阿魅已经跑进了裴负的怀中,这镇邪塔中的灵能,正是她黑暗体质的克星。裴负运转通天九诀,在体外形成了一层鳞甲一般的金色灵力护罩,一方面他是为了防止万一,另一方面,他却是为了将镇邪塔中的气息拒之身外,因为他知道,不论是阿魅或者是魃龙,对这种气息都恐惧不已。“哥哥,运转天眼,我听魃龙说,镇邪塔中分为三层,刚才大荒生物生存的世界应该是底层,那么这里就应该是中间的一层。“玄灵珠在镇邪塔顶层,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从这一层到达顶层,似乎有一条道路可行,其他的都是灵火之地,不论任何生灵进入,都会尸骨无存,魂飞魄散。”阿魅突然用心语说道。裴负闻听,立刻打开了天眼,眉心天目出,一道金光闪烁,他隐隐看到,在一片白色的灵火世界中,一条似乎没有尽头、用风火石铺成的道路隐藏其中。他跃起身形,踏足于小路之上,沿着小路向前走去,也不知道走了多久,那小路却似乎没有一个尽头。裴负心中渐渐焦虑起来,“阿魅,这条路到底有多长?”“我不知道,魃龙说玄灵火狱无边无际,从这里到达顶层,有一段漫长的路程!”“这要走到什么时候?”裴负怒声道,说完,他探手取出太昊镜,“阿魅,藏在我怀里不要动,我要祭起法器了!”说完,他运转灵力,祭起太昊镜腾空而行。四周的空间里,一股股白色的火焰涌动而来,好在有太昊镜护持,裴负认清楚小路,驾驭太昊镜在灵火上空飞行。终于,小路似乎有了尽头。裴负收起太昊镜,飘落小路尽头,却发现一条三丈长的甬道呈现在眼前。甬道尽端,是一个大如桌面一般的赤铜鼎炉。“阿魅,怎么没有路了?”裴负话音未落,那赤铜鼎炉突然冒出一丝白色的灵火。他心叫一声不好,鼎炉之内,已经轰的一声爆响,一股蒸腾的灵火,瞬息间将他处身所在的甬道遮满,巨猛的能量,几乎将裴负掀入玄灵火狱之中。好在体外龙鳞之气护体,裴负这才逃脱出来。而身后的小路上,灵火已经覆盖了路面,整个玄灵火狱,随着鼎炉炸开而运转开来。裴负须眉倒竖,大喝一声,法剑与翻天印同时击出。一股黑色,一道金光,两种凝形的气体,挟着山崩海啸之势,犹如两条吻合一起的巨龙,盘旋在甬道之中。这宽敞的甬道,被弥合在一起的热气和黑金两色的灵能充塞,于是,四周的灵火在极度的压力之下,膨胀、扩散开来!轰!一声巨震,紧跟着呼拉拉的连声爆响,原本没有出口的甬道上,突然涌出一股玄黄色彩的光亮,光亮中,一个仅有一人多高的门户骤然出现。镇邪塔中层和顶层的连接,必须要有与灵火仙力全然不同的灵力融合,藉由灵力的融合膨胀来开启这道门户。裴负原本修炼的道门灵力,是纯正的仙家法力,而黑暗能量,又恰好和灵火仙力相斥。这种奇异的事情,无法用言语解释,只是,门户的的确确开启了。裴负不再犹豫,闪身冲进门户之中。在他身体没入灵门剎那,四周的灵火突然消失不见,门户也随之关闭。裴负冲开玄灵火狱,不由长出了一口气。在进入安全地域之后,刚才的全力施为,令强烈的脱力感席卷了他的全身。他瘫坐地面,刚要趁机调息休养,却突然间听到一个阴森可怖的声音,“裴负,我等你等得好辛苦,让我们来继续我们的战斗吧!”说话间,一片乌云般的黑影铺天盖地朝他压来,裴负仓促间,法剑舞动,刺击而出。轰!法剑和一个刚硬无比的事物撞在一起,自那事物上传来的巨猛力量,将裴负的身体掀起,在空中两个翻滚,摔落地面。阿魅和魃龙,化作两条色彩各异的流光,呼的一下子扑上前去,挡在了裴负的身前。裴负喷出一口鲜血,自鼻端、耳中更是流出蜿蜒如细蛇般的血痕。他自信刚才的一剑虽然是仓促间刺出,但能够挡下他这一剑的人,应该并不算多。没想到……裴负用法剑撑起身体,抬头望去。只见眼前一个高有四五米、长有九首,而且样貌全然不同的巨型妖物,在空中轻灵舞动。小猫已经变身,体形较之先前那娇小玲珑的样子,变得巨大了许多。那两肋下生出两只火红色的羽翼,用一种超出视觉极限的速度,朝着妖物发起猛烈的攻击。双翼鼓荡,隐隐间流出一道道奇异的火红色弧线,如同眩美的流星划过,到了最后,漫天尽是火红色的流星闪动。而魃龙更是看上去凶猛无比。虽然它尚未成年,可是发起攻击的时候,细小的蛇身,居然变得如同滚筒一般巨大。蛇信吞吐,蛇身游走,和阿魅组成天空和地面两道密不透风的网,将巨型妖物裹在其中。表面上看去,双方斗得旗鼓相当。但裴负却知道,用不了片刻,阿魅和魃龙就要败北。那妖物的力量,他虽然尚不清楚,却知道凭着阿魅和魃龙的力量,定然不是妖物的对手。裴负有心起身帮忙,可是无奈身体却不受控制。往日感觉轻盈的沉香法剑,此刻居然如同有着千斤的分量。他明白,先前通过玄灵火狱时损耗的能量,已经有些透支了,加上那妖物的一击,更伤及他的元气。修道进入他目前的境界,已经很少有机会受伤,可每一次受伤,都会是沉重的打击。身边虽然还有诸般法器,无奈何灵能损耗过大,就算能够祭起来,也无法产生太大的作用,唯一能使用的,就只有……“阿魅、魃龙,退下来!”随着他一声沉喝,与妖物缠斗中阿魅和魃龙,发出一声巨怒的吼叫,身形向后飘退,但犹自挡在裴负的身前。那巨型妖物,在阿魅和魃龙退下的同时,也奇怪的止住了攻击,巨大的身体扭转过来,那胸腹间赫然站立一人,双眼通红,面目狰狞的看着裴负,发出冷厉的笑声。“道临!”裴负失声惊叫。妖物胸腹间的那人,正是蜀山剑主,道临。此时的道临,已经全无先前的道骨仙风。他的身体被一条条如同脏器般的条状物体刺穿,而手脚呈大字型张开,平躺在妖物的胸腹间,眼眸中闪烁着一丝丝不易察觉的痛苦神采。“裴负,杀了我!”道临的眼眸中闪电般滑出一抹清醒神色,看着裴负大声吼道。“你,你怎么会……”“这是上古水魔兽,他要借用我的身体……杀了我,否则水魔兽拿到玄灵珠,镇邪塔也将崩溃……”道临的眼神中透着迷离,那清醒神色突然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血一般的红芒。“裴负,我要杀了你!”随着道临的吼声,水魔兽的九首齐动,发出让裴负感到撕心裂肺般痛苦的吼叫。“诛仙四剑,出!”水魔兽才一动作,四道闪烁诡异锋芒的剑光,突然从他手中飞出。这是裴负最后的保命绝技,诛仙四剑,本就拥有灵能,虽然他的力量无法完全操纵,但现在已经没有工夫来考虑别的事情。四剑一出,水魔兽发出惊惧的吼声。但裴负却知道,诛仙四剑并没有发动攻击。“四剑侍,三分钟,你们只有三分钟的时间!”裴负嘶声吼道,说话间逆转清净心诀,吞灵大法运转开来,沉香法剑立刻发出奇诡的声响。黑暗能量,如同潮水般涌入了他的身体,令他本已经虚弱的灵能再次获得重生。他依照着通天教主传给他的心诀,运转灵能,霎时间和四剑侍的神思接通,“四剑侍,我们现在在镇邪塔里,如果你们三分钟内无法击杀水魔兽,那就让昆仑山的那些仙人们来找你我的麻烦吧!”铮!四剑侍剑体相触,发出五彩光毫。裴负灵能已经全部运转开来,一边自沉香法剑中吸取黑暗能量,一方面又毫无保留的释放出来,传入四剑侍的真身之中。四剑侍开始接受裴负的指挥,剑体几次相触,强绝的剑气霎时间组成一道光毫四射的剑网,将水魔兽困在其中。吼!水魔兽发出了凄厉嘶吼,身为上古魔兽的它,似乎知道诛仙四剑的厉害,以致当四剑发起攻击的剎那,它也疯狂的展开了反击。霎时间,整个空间都在颤抖,裴负只感到身体在黑暗能量涌入之后,己身有种将要被撕裂一般的感觉,那种痛苦,让他禁不住发出一声长啸。直至此时,他完全放开了身体对黑暗能量的抵触,整个人霎时间被一层淡淡的黑气笼罩,他脱手祭起翻天法印和火龙玉心,左手更握住沉香法剑,朝着水魔兽恶狠狠的扑去。最后的一击,阿魅和魃龙也同时起身,冲向水魔兽。一时间,巨大的声响回荡虚空之中。原本和四剑侍斗得旗鼓相当的水魔兽,在裴负祭起各种法器攻击后,立刻显出不敌。诛仙四剑随着裴负的思绪闪动,配合着各种法器的攻击,将水魔兽的身体一块块的分割、切裂,黑色的液体,夹杂着腥臭的气息,令裴负有种眩晕的感觉。裴负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度过了这一段时间。只是当他突然失去了诛仙四剑的灵思波动之后,身形立刻向后飞退,诸般法器悄然回到了他的手中。在阿魅和魃龙的搀扶下,他虚空悬浮在空中,只见身下遍地水魔兽的尸块,而道临的身体,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。道临怎么会出现在镇邪塔中,又怎么和水魔兽合成了一体,裴负不知道,也不想知道。他现在只想好好的休息一下,当下示意阿魅和魃龙,将他的身体放在遍是黑色腥臭液体的地面,而后取出道宗玉简,如当年在神龙体内修持一般,霎时间入定调息。随着道宗玉简的光毫闪动,一股柔和的气墙,将身边的黑色液体推动,为裴负清理出一块洁净的空间。阿魅和魃龙却没有变回原来的体形,两只野兽扑入水魔兽的尸块中,将一些红色的物品吞入腹中,而后才变回原来的模样,退回到裴负的身边。镇邪塔顶层的空间里,黑白两色泾渭分明,四周虚空中尽是空洞的白色,而地面上却是流动的黑色液体。裴负在道宗玉简中,找到了神州道派流传的聚灵之法,配合着通天九诀的运转,在数个大周天之后,身体突然有种极为奇怪的感觉。轻盈的仙家灵力,厚重的黑暗能量,两种全然不同的力量,竟然毫无抵触的契合、纠缠,循着他独有的运转法门,将全身的穴位以一种奇妙的能量连接在一起,在他的体内,组合成一个他从未见过,甚至在神州道派的法门中也从未出现过的星图。每一个穴位,就是一颗闪烁的星星,而交错在一起的灵能,形成奇异的光晕,围绕着每一颗星星旋转不停。黑色的能量,结成了一个鸡蛋大小的能量球,沉于丹田之中,而隐于体内的太玄金丹,融合了各种仙家灵力,恰如骄阳一般,归入了他的泥丸。两种能量,用奇妙的方式相互应合,使两种气息不同的灵能,在裴负的膻中穴归于平静。这是裴负从来没有遇到过的现象。通过内视之术,裴负清晰的看到整个能量转换的过程,而且他可以感受到隐在膻中穴的能量,具有一种只有他自己才能感受到的强烈爆炸力。他不敢再继续下去,连忙停止了心诀运转,从入定中清醒过来。当他才从入定中醒来,一种令他身体想要爆炸的力量充实感,让他感到莫名的恐惧。魃龙化作手镯,盘在他的手腕上,他甚至无法感受到魃龙的气息。“阿魅……”听到他惊慌失措的叫声,阿魅从他的怀中探出脑袋,用一种慵懒昏沉的语调道:“哥哥,拿到玄灵珠,你就可以从中找到出路。至于我和那死蛇,你不用管,我们要休息了……”“阿魅,你怎么了?”裴负连忙将阿魅从怀里托出,放在掌心。“哥哥,没事,我们吞食了那水魔兽的能量块,就要进入成长期的沉睡。具体的事情,我们会在醒来后告诉你。“死蛇说,大荒生物就拜托哥哥你了,玄灵火狱你可以用玄灵珠关闭,镇邪塔可以成为大荒生物的生活空间……不行了,哥哥,我要睡觉!”“阿魅!”裴负急忙大声喊道,但阿魅已经伏在他的掌心,沉沉的睡去,任他如何喊叫,都没有半点声息。

  原标题:每经记者连线华尔街投行分析师,解读美国负利率可能性及其影响 来源:每日经济新闻

,,上海天天彩选4

 


posted @ 20-06-04 12:27  作者:admin  阅读量:

Powered by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