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y’blog

第五章修真联盟(22/87)

蜀山剑派辟邪堂前,黑压压站立着百余名老者。他们依照着各种奇异的方位站立,将那巨大的高塔包围在其中。老人们一个个面带凝重之色,看着那巨大的高塔,眼神中都流露出一种恐惧的神色。纠合神州二十七个门派一百零八位修真者,所组成的天罡地煞法阵,号称是神州第一法阵,而参与之人,更都是二十七个门派中少有的高手,但依旧让希言感到不太放心。镇邪宝券对塔中的妖兽曾有一段记载,那是来自上古时代的水魔兽。虽然参与天罡地煞法阵的人,都有着百余岁的年龄,可是想要对付那只上古水魔兽,恐怕依旧有些不太容易。希言曾经指望裴负能击杀那只水魔兽,但这个念头在眨眼间便被否定。原因无他,裴负的修为或许在人间修真界属于少有,但对付那只连仙人们都无法击杀的水魔兽,恐怕他还有些稚嫩。而且,水魔兽本体没有智慧,可他一旦吞噬了人的身体,就会立刻启用对方的智慧。希言不知道裴负的智慧如何,但他知道,如果裴负的身体一旦被水魔兽侵入,哪怕一丝一点的智慧,都足以让水魔兽冲出镇邪塔。他现在只剩一个希望,那就是裴负在进入镇邪塔时,就已经没了性命。张帅是少数几个能够留在辟邪堂的年轻一辈弟子,只不过他要充当的角色说起来有些可悲,竟是敢死队的身分。为了以防万一,希言一共设出了三个梯队,其中第一梯队就是天罡地煞大阵,如果水魔兽冲出法阵,则张帅这些身上困着道派至强道符的年轻弟子们,将会扑上去,以己身灵力引发道符炸裂,而后为第三梯队赢取一点时间,将整个蜀山引爆。对于这光荣的使命,张帅义无反顾的接受了。不过在内心中,他相信裴负一定可以出来,而且是带着胜利,从镇邪塔中走出来。他也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信心,只是在潜意识中,他就是有这样的想法,也正是有这样的信念,使他成了在一干敢死队成员中,最为轻松的一个人。一个月的时间转眼过去了,眼见一年一度从春节即将到来。镇邪塔依旧毫无动静的立于广场上,虽然希言等一干修为高深的修真者一再提醒,但还是有一些年轻的弟子,感到了厌倦。张帅靠在一块大石上,抬头看了看乌云密布的夜空。除了黑压压的云彩,还是黑压压的云彩!凭着无上灵觉,张帅感到一场大雨即将到来,而在这大雨降临之前,他所能感受到的,就只有弥漫在空中的紧张气息。“小帅,你看上去怎么一点都不紧张?”一名来自青城山的弟子轻声问道。张帅一笑,道:“为什么要紧张?”“水魔兽,老天,我只在山海经和我们道藏的秘典中听说过这样一个名字!现在它就要出现了,而且马上会成为我们的敌人,你居然一点都不紧张?”“水魔兽不会出来!”张帅轻声道。“哦,为什么?”“因为我们道宗一定会将水魔兽击杀!”两人的谈话,引来了几名同是敢死队的弟子。一名蜀山弟子带着明显的不屑之意,冷笑道:“算了吧,就是你们那个什么道宗惹出来的是非,连我们希言尊者都不敢说能击杀水魔兽,你还敢在这里,为你们家的那位道宗大吹法螺?”“还不是你们蜀山输不起,用了那个什么镇邪塔,否则又怎么会有这场麻烦?输不起的人,有什么资格和我谈论我家道宗!”“你说什么?”“我说你们输不起,蜀山,哼,养了一群老鼠!”张帅毫不犹豫的骂道,那蜀山弟子立时剑眉倒竖,执剑就要发作。“好了,你们……”青城弟子连忙劝阻,可话说了一半,却又立刻闭上了嘴巴。他的脸上露出一抹惊惧之色,扭头向广场上的镇邪塔看去,好半天,他低声道:“喂,你们有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对劲?”张帅一干人连忙凝神看去,那镇邪塔却静悄悄的没有半点动静。“你搞什么?装神弄鬼……”轰!没等那蜀山弟子说完,突然间自寂静的广场上新闻资讯,一声焦雷般的声响突然炸开新闻资讯,紧跟着新闻资讯,张帅几人感到脚下剧烈的颤抖起来,而且颤抖的幅度越来越大,到了后来,竟成了一波波如同海浪的土石波浪,在地面翻滚起来。“快看!”随着青城山弟子的一声高呼,只见镇邪塔尖的玄灵珠,突然向塔身一沉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紧跟着,一道金色的光芒自塔尖冲天而起,刺破了天空的乌云,引来阵阵焦雷声响,银蛇骤然舞动云层之中,带着强绝无俦的天地灵气,铺天盖地笼罩而来。“水魔兽出困,天罡地煞运转!”希言惊惧的声音,在夜空中回荡,但旋即就被隆隆的焦雷声淹没。镇邪塔笼罩着一层玄黄色的光芒,塔身更是剧烈的颤抖不停。没等塔下的天罡地煞阵运转开来的剎那,一道粗有半米的银龙突然自夜空中闪现,轰的一声撞在塔身,火花溅起。巨大的塔身,在火光中化作一道道玄黄色的光芒,如同流星雨落一般,向四面八方砸去。镇邪塔,其实就是一种用仙灵之力炼制而成的法器,而那玄黄色犹如流星般的光球,就是镇邪塔的灵能散落。这突如其来的变故,令塔下的修真者们猝不及防,慌忙间他们来不及组成大阵、祭起各种法器腾空而起。光球砸落地面,溅起浓浓的尘雾,辟邪堂更在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中,颓然倒塌成一片废墟。紧跟着,在广场的四角,四座玉塔重又出现。四座玉塔放射出金色的光芒,将整个广场照得通透。而广场中央,一个挺拔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。没等希言尊者出声,四面腾空的修真者们各施仙法,一个个闪烁着不同色彩的能量球带着呼啸声响,朝着广场中央激射而出。“住手!”希言尊者看清楚来人,不由惊恐的喊叫。但为时已晚,来人已经被一片巨大的仙灵之力笼罩起来。“大荒四兽!”来人一声清雅好听的沉喝,在他身体的四面,如同幽灵闪现一般,凭空出现了四头巨大的生物。四尊巨兽,盘在四周,发出惊天的吼叫,迎着四面八方扑来的能量球摇首摆尾,一道道箭矢般的光雨自它们口中爆射而出,撞击在能量球上。轰!轰!如同雨打琵琶一般的声响不绝于耳,仙灵之力和那光雨相撞所发出的巨大潜流,如同一把巨大的铲子,把整个山顶堆成了一片废墟般的模样。“道宗大人,住手!”“大家,都住手!”张无忌和希言大声喊道,两人闪身横在了一干修真者和裴负中央,任凭那巨兽不太友好的朝他们怒吼,但总算是挡住了众人的攻击。“大荒妖兽!”从一干修真者中传来一声惊叫,顿时令所有的修真者同时向后倒退了数步。在大荒时期,大荒生物曾经和人类发生过一场惨烈的战斗,姑且不论谁对谁错,但毫无疑问,在他们眼前出现的生物,正是当年,曾给人间修真界带来腥风血雨的大荒生物!“四兽,回来!”随着广场中央来人的低喝声,四头看上去凶猛狰狞的巨兽,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。“在下裴负!”来人用一种带着邪意的冷厉目光扫过一干修真者,低声说道。喀嚓!焦雷再次炸响,夜空中银蛇舞动,大雨如同瓢泼一般倾泻而下,整个天地间,笼罩了一层晶莹的雨幕。裴负周身闪烁着一层淡淡的柔和玄光,灵力凝成一个气罩,将他的身体包裹起来,一身黑色的风衣在夜风中抖动,那双明亮的眼眸,深邃得不可见底。“在下裴负!”他再次沉身道。一干修真者静悄悄的,没有一个人出声。对于裴负这个名字,他们觉得十分陌生,他们前来,只是因为做为西南修真者辈分最高的希言尊者,发出了道符, 江西11选5说是一只魔兽即将出世, 江西十一选五哪曾想魔兽没有见到, 江西11选5投注技巧却看到了传说中的四头大荒生物。裴负是何方神圣不重要, 江西11选5走势图重要的是那四头大荒生物所带来震撼,让他们无法平静下来。“道宗大人!”张无忌连忙上前拜见。裴负淡然一笑,不知为何,张无忌从那淡淡的笑容中,却感到一种他从未领略过的邪意。“无忌,当日我在你张家的大厅里就已经说过,你玄宗不再属于我道派一系,这道宗的称呼,裴负愧不敢当!”说完,他也不理睬一脸惶恐的张无忌,手指一干修真者,“裴负是个很容易记仇的人!你们刚才对我怎样攻击,我都记在心里。“你打了我一记掌心雷,你用你手里的玉棒砸了我一下……”他一一将先前修真者对他的攻击说出,一干修真者顿时脸上变了颜色。“你们今日如何对我,他日也就小心我如何对你们!”裴负说完,冷冷一笑。他自己甚至都没有觉察到他的笑声变得很奇怪,颇有些阴鸷的味道。也许是黑暗能量对他产生了影响,裴负在不知不觉间性子已经有了悄然的变化。这种变化甚至他自己都没有觉察到,却在言谈举止中表露无遗。在镇邪塔中除去了水魔兽,他抓到了玄灵珠,并且藉由玄灵珠传来的信息,以登仙台做为镇邪塔的根本,开辟了一个全新的空间。原先的玄灵火狱已经消失,取而代之的,是由大荒生物构成的空间世界。在他看来,经历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囚禁,大荒生物也许已经无法适应人类的世界,与其让它们出来和人类再一次的战斗,不如让它们在无尽的镇邪塔空间中自由的生活。同时,他选了四头成年的大荒生物做为他的宠物,由于有魃龙的跟随,四头凶猛的大荒生物也毫无反抗的成了他的手下。不过,如何让大荒生物附身,裴负还没有找到头绪,这只能等阿魅或者魃龙苏醒之后询问一下,方能知晓。希言尊者目光一扫已成废墟般的辟邪堂,心中一阵惨然。不过他还是强笑道:“裴兄弟,你我有话好说,何必如此呢?大家只不过以为是塔中魔兽出困,不得已才出手,看在贫道的面子上,就不要计较了!”修真者们原本一个个都怒气冲冲,裴负的言语让他们感到很没有面子,可是一见希言如此说话,却不由得心头都为之一震。张无忌在他们眼中,不过是个修为高深、没没无闻的修真者,对于裴负的来历,他们还是一无所知,可看希言这般态度,他们立刻意识到,裴负绝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。“道宗大人,都是无忌的孙女少不更事,还请您原谅。玄宗自加入道派就有誓言,永世不会离开道派,道宗大人……”“是呀,裴兄弟,张玉那丫头不懂事,我已经处罚她了!”希言也低声为张无忌求情。说实话,他心里对裴负也十分不满,为了一点小事,这大半个蜀山被他夷为平地,但先前四头大荒生物的出现,让他意识到,裴负绝不是他可以惹得起的人物。论修为,希言甚至比裴负还要高出一筹,可是裴负有大荒生物,那情况就是另外一说。“哦,如何处罚?”裴负笑问道。“这……”希言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。张玉做为第二梯队的敢死队,就在他身后不远处,如何处罚,他还真的没有想到。“本姑娘就在这里,道宗若是对张玉不满,敬请处置,不用让我爷爷和我师父为难!”几人的对话,虽然都压低了声音,但在雷雨声中,依旧清楚的传出去,张玉灰头土脸的走上前来,挺着胸膛对裴负大声说道。“玉儿,退下去!”“玉儿,新闻资讯不得无礼!”希言和张无忌两人立刻大声喝斥。裴负眼中冷电一闪,却透出了淡然的笑意,“张玉,你有种!”“道宗大人,玉儿年幼……”裴负一瞪眼,张无忌立刻闭上了嘴巴。只见他取出一枚闪烁玄黄光芒的玉球,希言和张无忌顿时脸色一变。那玉球正是镇邪塔上的玄灵珠,特别是希言,对玄灵珠更是颇为熟悉。“为了你一句话,累得我被困镇邪塔,更累得你家剑主丢了性命。我不知道应该如何处罚你,只是想要请你也尝一尝这镇邪塔的滋味,如何?”张玉的脸色变得煞白,张无忌更是露出慌张神色。“裴大哥!”“张帅,你给我住嘴!”裴负一声厉喝,然后对张玉笑道:“镇邪塔中我已经改造过,你进去之后,如果能活着出来,你我之间的事情一笔勾销,而且,若你想要找我报仇,尽管放马过来。”“如果我不愿意呢?”裴负冷笑一声,“很简单,我今日将你蜀山剑派彻底铲除。张玉,我说得到就做得到,不信你可以问问你的师父!”希言一声苦笑,形势不容他反驳,拥有大荒生物的裴负,的确有本事铲平他这蜀山山门,其实,铲不铲都一样,因为现在蜀山剑派的重地已经成了废墟。“我愿意,不过裴负,若我能出来,定与你誓不两立!”“哼,等你出来再说吧!”裴负说完,手上玄灵珠飞出一道光芒,霎时间将张玉的身体笼罩起来。紧跟着轰的一声,那玄黄光芒突然变得耀眼夺目,光芒一闪,张玉的身形变得无影无踪。“镇邪灵塔,玄灵归一,收!”随着裴负的低喝声响起,四座玲珑玉塔,突然发出一声嗡的颤鸣,光芒闪烁,玉塔踪迹全无,而裴负手上的玄灵珠球面上,却突然多了四个玉塔的图形。希言张口结舌,眼睁睁的看着裴负将他蜀山的宝贝收走,想要说话,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他可不知道镇邪塔原来是可以移动的,甚至连镇邪宝券上也没有这样的记载。“道宗,玉儿她……”“放心好了,镇邪塔中,我已经另辟空间,张玉在灵火的帮助下,将来的成就也许你我都无法想象……”裴负没有把话说完,他后面还有一句:如果她顶不住,也就是魂飞魄散!张无忌没有再追问下去,从裴负的眼中可以看出,他的决定,是不容任何人质疑的。也许在镇邪塔修炼一番,对玉儿还是有好处的!张无忌心中如是说。而张帅在裴负道出一番苦心之后,心中再无半点怨恨。他眼露仰慕之色,呆呆的看着裴负,心中却在想着:道宗这样子算不算是强取豪夺?雨越来越大,隐隐伴随着雷电的轰鸣,银蛇撕破了乌云,惨白的银光,将蜀山笼罩,忽闪忽灭,显出一派凄凉之色。希言带着修真者们,来到了蜀山山门内的一间偏殿。这偏殿本来是供蜀山弟子们休息所用,规模并不宏大,一下子挤进一百多人,顿时让殿堂显得有些拥挤。各派的弟子们是没有资格进入偏殿的,因为能够入殿的,都是各派的元老级人物。所以,他们大都站在殿外,忍受着瓢泼大雨,羡慕的看着年纪和他们相仿的裴负和张帅走进偏殿之中。其实张帅也没有资格进去,只是他死皮赖脸的跟着裴负,一口一个大哥的叫着,倒让别人也不好赶他出去。而裴负,他的力量已经证明,他绝对有资格进入这偏殿之中。裴负总算是见识到了修真者们开会的模样。会议的主题,是关于修真界的未来。其实就是张无忌将裴负的话转达给希言,再由希言的嘴巴传达给所有的修真者。希言絮絮叨叨的做了一篇令裴负昏昏欲睡的发言,引得修真者们交头接耳的说个不停。裴负皱着眉头,目光从会场中众人身上扫过,发现众多修真者中,除了希言和他,都是处在诛邪阶段之外,更多的是和道临相若,而且很多人比道临的修为还要弱上许多。这些人一个个皓首童颜,看上去颇有些道骨仙风,论年龄,裴负从张帅的口中得知,很多人的年龄都接近两百,而希言的年龄,更是已经超出了两百岁,几近三百高龄。“小帅,怎么现在的人修为都这么浅?”裴负终于忍不住问道。张帅摇摇头,压低声音在裴负的耳边道:“大哥,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似的,奇遇连连?希言尊者算起来修为不算低了,他可是经过两百多年的修炼,加上少年时有些奇遇,才能到了现在的境界!”“不,我不是说这个,那个希言的功力不算低,只是其他人的修为普遍比较低,这似乎不应该呀!”“这个,我好像听父亲说过,三百年前,各派倒是有不少高手。不过后来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,令各派的高手都消失得无影无踪。“这些事情大都被神州二十七个门派压下来,具体是发生了什么事,我也不太清楚。不过,父亲说目前各派密法保存最完整的,恐怕就是这蜀山一派,所以蜀山的弟子才能那么嚣张!”“哦,有这样的事情?”裴负心头一震,看着犹自争论得面红耳赤的修真者们,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争论的主题,在于希言建议成立一个神州修真界的联盟。这个联盟的主要职能,就是将各派有潜质的弟子集中在一起,由各派的高手负责教导,以对付未来可能发生的某些不测。究竟是哪些不测,希言没有说清楚。也许是害怕造成骚乱,他只是简单的说,未来可能会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情。不过话从希言口中说出,基于权威效应,自然能引起众人的注意,只是关于这个联盟的主席职务该由谁担任,大家的意见又是不同。裴负坐在最后一排,看着这些修真者们,为了那主席的位置一个个口沫横飞的模样,心中突然感到有些发冷。天晓得这样一群人,如何去抵抗昆仑仙界的阴谋?一时间,裴负觉得索然无味,在听了半晌争论后,悄然走出了偏殿。张帅紧紧的跟随着他,两人一前一后走出殿门,又悄然来到蜀山山门。“裴大哥,你好像有心事?”裴负苦涩一笑,不知该如何回答。好半晌,他停下了脚步,对张帅低声道:“小帅,也许我真的不适合这个世界!”“啊?大哥为什么说出这样的话?”“这个世界的所有事情,都让我无法接受。女人不像女人,修真者不像修真者,唯一没有改变的,只有一样!”“哦?”“对权力的欲望!”裴负说完,长叹一声,默然不语。夜空中,雨已经停歇,乌云消散,露出点点繁星。星辰闪烁,在黑色的夜幕中组成一条长长的银河,那景色美丽极了。“裴大哥!”张帅欲言又止。“什么事?”“那你下面一步要怎么做?”“我?我也不知道。我只是想要提醒大家,在未来也许会有些变故,对于你们怎样应变,我一点兴趣都没有。我有我的使命,九道龙气我现在只找到了一道,还有八道……”“龙气?”张帅第一次听裴负说起此事,不由得有些疑惑的问道。裴负点点头,“是的,龙气!我只知道九道龙气在一八四七年时,附着在九个皇家法器之中,但究竟是哪九个法器,我却一无所知。快三百年了,天晓得当年的法器,都流落到了何方?”“龙气!”张帅重复了一遍,皱着眉头默然不语。两人沿着崎岖的山路,在蜀山山麓中漫步,空气中一股泥土的腥气扑面而来,令张帅的精神骤然一清。“裴大哥,我有一个地方,也许可查到一点蛛丝马迹!”“哦,什么地方?”裴负有些激动了!他一把拉着张帅的手,低声的追问道。张帅朝着四下看了一眼,低声道:“我们学校,拥有自以一八00年以后最详尽的资料。特别是对当时清廷皇室中的宝物,也有很详细的记载。原因是因为我们的校长,那个老姑婆是八旗子弟。“据我爷爷说,她也是一个辈分和希言尊者差不多的修真者,不过我们从来没有见过她施展什么法术!”“哦?”裴负轻噫一声,颇有些心动。他现在最缺乏的,就是对当时资料的了解,特别是对于当时清廷皇室的了解。如果有这样的资料可供查询,想来对他追寻龙气,定有许多帮助。“小帅,那我们还等什么?”张帅一把拉住了裴负的胳膊,“大哥,你去什么地方?”“废话,当然是你学校了!”“大哥——”张帅苦笑一声,“你以为我们学校可以随便进入吗?”“怕什么,进不去,我们就打进去!”“大哥,打进去容易,可是我们是去查资料,说到底是有求于人,你这样子动不动就要打上一场,弄不好反而会适得其反。要是老姑婆一怒之下炸毁了图书馆,我们去什么地方查找资料?”“嗯,你说的倒是有些道理!”裴负止住了脚步,皱着眉头问道:“那你说我该怎么办?”“超灵学院是国家兴办的学校,目的是对二000年之后出现的超能力者进行培养,除了教导他们超能力的控制方法,就是灌输正确的思想观念……”“好了好了,思想观念我有,你就告诉我怎么才能去查资料就好了!”“这个,一是你成为超灵学院的老师,二就是你成为超灵学院的学生!”裴负曾经历过一九三七年的事情,对于老师这个名词也了解其中的意思。他一整衣冠,“小帅,你看我去当老师如何?”张帅摇摇头,心中道:若你老大去当老师,多少学生都会被你玩死!不过心里这么想,他嘴上却是另一番说辞,“裴大哥,论能力,你当校长都没问题,可是您的样貌,看上去比我还要小,你说谁会服你?”“不服?不服简单,我打到他们服!”“问题不是在这里,问题是,当老师要人模狗样,道貌岸然,你能做到吗?”裴负闻听,不由一皱眉头,“那……我当学生?”“当学生?能进入超灵学院的人,除了要有超能力外,要么是有超能力协会的推荐,要么就是缴纳昂贵的学费!”“怎么这么麻烦!”一见裴负有些不快,张帅连忙解释道:“大哥,所谓的超能力协会,其实就是负责监视各地超能力者的修真者,你只要找他们写一份介绍信,就可以进入超灵学院!”“哦?”裴负想了想,突然眼睛一亮,手指身后的蜀山,“那个白胡子老头可以不可以?”“你是说希言尊者?”“好像就是他!”“理论上讲,没有问题……”没等张帅说完,裴负拉起他就朝着蜀山飞奔而回。“大哥,你做什么?”“废话,找那个老东西给我写那个什么信,要是他敢说一个不字,我打到他给我写出那个什么信!”

听DJ来深港Dj Www.Ik123.Com

,,天津11选5

 


posted @ 20-06-04 11:35  作者:admin  阅读量:

Powered by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